她的丈夫是谁,是谁家儿郎如此幸运,将这朵靓花摘到手。她也是去年结的婚,那她现在有没有孩子?此刻陈风感到心乱如麻。

他早已结了婚,他也很爱他的妻子。本听到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什么波动才对。但事实上,陈风却不得不承认,这几年来,他压根就从未忘记过舒丽。

“有件事,我其实很想跟你说说。”舒丽轻飘飘的一句话,把陈风拉回了现实。

“是什么事?”陈风虽感到万念俱灰,但还是下意识地问道。

“直到现在,我依然爱你。”

“什……什么?”陈风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怎么可能,舒丽她已经嫁人了,怎么可能还爱着他,他无法相信。

舒丽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说道:“自从当初你拒绝我之后,我随我爸爸去了上海。在那里,我一心想要忘记你,再加上我的上司当时疯狂地追求着我,于是我答应了与他交往。直到去年,我便和他结了婚。”

陈风呆呆地看着她,舒丽又接着说道:“我老公比我大十一岁,相貌身材当然比不上你,但我被他所感动,才答应嫁给他。想不到的是,因为我的关系,我们一直没有孩子。刚开始时他还没说什么,后来我却感到他因为这个原因而烦恼无比。”

“你,你没办法生孩子?”

舒丽苦涩地点头,好一会儿,她才接着说:“不止如此,我的丈夫最近受到了他的几个朋友的教唆,竟然……竟然……”

“竟然什么?”陈风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舒丽咬着下唇,好一会才颤声道:“他竟然打算带我去他的几个朋友家里,玩换妻游戏。”

陈风顿时如遭雷击,他的牙齿咬得直直响,愤声大怒:“如果他敢这么做,我第一个不饶他。”只要一想起如天使般的舒丽被几个臭男人压在身上凌辱,他的怒气便不可抑制地上涌起来。

舒丽幽怨的神情消失了,她忽然笑了:“你为了我,竟然生气了。与你相识了这么久,我第一次见到你生气的样子。”

陈风沉声问道:“那你丈夫,还没有带你去过吧?”

舒丽点头说:“还没有,不过也是这两天的事了。风哥,我的事你还是别管了,知道你心里还关心我,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我的老公和公安局长有很深的交情,如果你对他怎样的话,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风再抑制不了自己的情感,说道:“我怎受得了你被别的男人……总之,我是不会让你羊入虎口的。”

知道眼前一直深受的男人竟如此关心自己,舒丽感动地说道:“你不用太担心,我早已跟我丈夫说过了,我只肯交换一次,只要满足我丈夫好奇的心理,我便不再做这种事。如果他再敢,我绝不苟且偷生。而我丈夫也答应了。”

陈风更是一惊:“万万不可。”他叹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了什么,望向眼前这丽人道:“你丈夫,有没有定好对象?”

舒丽摇头说:“还没有,这两天他会亲自去寻找的,因为他的几个朋友的老婆,我丈夫对她们并不感兴趣。”

陈风像下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好一会才说道:“如果……如果我说服萍儿和我一起,与你们交换,你丈夫肯吗?”

舒丽顿时吃惊道:“啊,孙萍姐,风哥你怎能……”

“为了你……我只能尽力去说服萍儿。若要眼睁睁的看你被其他男人糟蹋,我无法忍受。”

而舒丽却被陈风的话惊到,好一会依然不知怎么开口。陈风的手悄然握住舒丽那些许颤抖的左手,两人阔别数年的心,终于在这一刻联系在一起。

“老公,你回来了,啊,你干嘛呀,先吃完饭再说……”一进家门,便被陈风从后面用力抱住的纪孙萍,显得非常无奈。

孙萍下班了,那套浅灰色的套裙早已脱下。加之现在已经入秋,洗浴好的她一早便穿着睡衣,等待着丈夫的归来。

“你今晚回来得好晚,到哪去了?”一边为陈风夹着小菜,孙萍一边随口问道。

“和阿豪他们出去聚聚……”直到此刻,他的脑袋依然很混乱,因此陈风含煳应了一声。吃完了饭,陈风便到浴室中洗澡。这才发觉,因为舒丽的话,一路上回来,他的宝贝一直硬邦邦的。

他受不了了,匆匆洗好后,便走出浴室。

孙萍已经洗好了碗筷,穿着一双棉拖鞋走进了卧室。

陈风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惹得孙萍责怪道:“你今晚怎么了?怎么这么冲动?”也难怪孙萍奇怪。

“我想要你。”陈风二话不说,便把孙萍推倒在床上,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唔……唔……”被陈风封住了嘴唇的孙萍,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陈风一双不老实的大手,已经将孙萍的睡裤卷上了膝盖,心情抚摸着她白皙嫩滑的左腿。

孙萍再次“嗯”了一声,她的脚只穿着一双白色的短袜,陈风的手从她优美的小腿处滑下,来回抚摸了一会。

陈风忽然“嘶”了一声,原来孙萍的手已经握上了他高昂的宝贝。

“它……它好大?今晚得搞我多少次它才能软下去呀?”布满青筋的阴茎,让孙萍吓了一跳。

陈风压在她身上的身体挺了起来,扳过孙萍一条嫩白的大腿,好让孙萍的手能更容易地握住它。

“再握用力点。今晚……今晚我要干到你死。”

孙萍顿时嗔怪地收回脚丫,轻轻搂住陈风的腰,把小嘴凑近陈风的耳边轻轻说道:“我不依,老公你不疼我。”

陈风的手离开孙萍柔嫩的小腿处,从她的睡衣下边往上游去,在孙萍苗条的腰肢四下抚摸着。

“好萍儿,我哪不疼你了。”陈风将左脸靠到孙萍的脸侧处,贪婪地亲吻着她白滑的脖子处。

孙萍动情地喘着气,嗔道:“好老公若是疼我,刚才怎么会说出那种难听的话。呀……不要!”

原来孙萍话未说完,便被陈风一把抱了起来。现在两人面对面,陈风两腿分开,而孙萍两条白嫩的美腿则穿过陈风的腰部,往两侧向后按去。而陈风的手则紧紧抓着孙萍的美臀,两人的私处紧紧地接触。

“好老婆,那我收回刚才的话,换作……今晚好好疼你一晚。”陈风坏笑,只换来后者羞涩的小力捶打。

看着眼前只属于他自己的美人儿,脸上因为充血的缘故,而显得娇艳欲滴,陈风再也忍不住,往孙萍的小嘴处吻去。一时间,两人开始了连绵不绝的接吻。

孙萍偶尔唿出的香气,更让陈风贪婪地吸取她嘴里的甘涎。不一会儿,两人已是唿吸急促,而孙萍的头发更是有些散乱,配合着一双勾魂的眼睛,陈风差点把持不住。

二十二岁的孙萍,不仅容貌靓丽,而且身体也正处于青春与成熟之间的过渡时期,揉合了这两种气质的她,在床上表现出来的诱惑力,绝对令定力不佳的男人无法把持。

薄薄的睡裤,根本无法阻隔陈风对她的刺激。孙萍的下身已经开始分泌出液体,她的手忽然抓住陈风的阴茎,轻轻地捋动起来。

陈风舒爽得直唿气,双手伸入孙萍的睡裤里,用力揉捏着后后者充满弹性的臀部。一双嘴又凑了过去,与孙萍热吻了起来。

没一会儿,孙萍的下身已经泛滥了。陈风起身,将房间发亮的白炽灯关了,仅剩下一盏散发着微弱黄光的床头灯。陈风和孙萍都不喜欢在光线太亮的环境下做爱,在这透着微光的房间里,孙萍的娇躯因朦胧的灯色而显得更为性感。

陈风脱去了全身的衣服,接着才将孙萍的上衣脱落。孙萍饱满的胸脯上,乳头像两颗小葡萄,硬直直地挺立着。

陈风的左手覆上去,饱满圆润的感觉,由手心传入心肺:“萍儿,你真是性感。”说完一把将孙萍的右乳含住,舌头不断地在乳头处打转。

“讨厌……我又没生孩子,你吸什么呀。”孙萍俏脸通红,搂住陈风的娇躯不断地扭动着。

陈风放过她的右乳,笑着说道:“是谁嘴里说讨厌,却又用力地把胸部往我嘴里凑的?”

这话一说,孙萍更是不依了。捶了他几下,便双扩交叉地将胸前护住,一副不让你动的调皮模样。

灯光照映下,孙萍双手将胸部护住,却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出来,以孙萍妩媚的刺激下,陈风的阴茎硬得差点爆发。

“萍儿……用嘴帮我。”

“不要……我怕。”

陈风此时难受得要命,偏偏无论怎么哄,孙萍就是不肯帮他口交。皆因结婚前,孙萍曾勉为其难他含过几次,之后却怎也不肯了。说是陈风的阴茎太吓人,而且上面还有种怪味。

所以一般情况下,陈风纵是想,也不会开口要求孙萍为他口交的。无奈今晚陈风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却非常想要。

“来嘛……萍儿,一次,就一次。”陈风继续哄道。

孙萍嘟着性感的小嘴,拒绝道:“不要,你上次也说就一次,现在还不是又想要。老公……你说你疼我的……”

陈风大汗,这招对她不灵了。他假装“哼”了一声:“既然你都不肯用嘴帮我,那我今晚就用你下面的小嘴来帮我。”

孙萍所穿的薄薄睡裤轻易地被陈风脱掉,他一边抚摸着孙萍嫩白的美腿,一边轻轻将她的白色丝质内裤拉到了小腿处,整张脸随即往她最私密的地方亲了下去。

孙萍舒服地呻吟一声,一双修长的腿忽然夹住了陈风,好让他的嘴更深入地与她的私处接触。

待陈风将她下身亲得喘不过气来了,才反手扳开她的小腿,抬头笑道:“舒服吗?我快被你夹得喘不过气来了。”

“好舒服,快进来……”

“等等。”陈风从床头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未开封的杜蕾丝避孕套,小心地将它套在阴茎上,然后才缓缓地拨弄着孙萍的下身,轻轻地进入孙萍的身体。

“啊……啊……”孙萍被陈风压在身下,随着他一前一后有节奏的抽插,孙萍不断地娇喘呻吟着,耸立的双峰因此受到动荡,前后起伏。

看着身下的娇妻,陈风内心忽然一阵刺痛。

他的手机里存着一张舒丽丈夫的相片,那是两人今天分手前,他与舒丽互相交换得来的。舒丽的丈夫是一个中年胖子,从相片上看至少有四十岁。

红杏墙外(2)

类型: 其它分类 2024-04-24 

长发 午睡 迷奸 性感 内裤哥 女上 护士 健身 乳晕 透明 96 嫩模 酒店 唯美 打电话 粉色 家里 舌头 大学 打炮 初恋 快手 撕烂 摄影师 阴道 艺校 医院 91 强暴 精灵 超正 手机 嫩模 性感 针孔 日逼 艺校 鲜肉 大三 学院派 淫叫 萌白酱 镜头 撸管 宅男 乱伦 约操 乱轮 公公 C仔 偷拍 口交 气质 变态 呻吟 白浆 肥臀 桌子 迷药 侵犯 家里 女上 姐夫 肛门 厨房 屁眼 猛男 闺蜜 风骚 咪咪 夜班 病人 眼镜 小姨子 妈妈 湿润 女王 惩罚 约炮 按摩 口活 凤吟鸟唱 迷晕 暗恋 开档 房东 大屁股 最新 好硬 S级 互舔 淫穴 欧洲 女孩 一本道 颜值 妹妹 高难度 圣诞 摄影师 Carib 真实 A片 凌辱 搭讪 长腿 太太 仙女 对白 素人 别墅 长裙 屁屁 下班 丝足 尾随 公交车 嫖妓 男友 自拍 炮友 粉丝 19岁 一字马 秘书 沙滩 校花 剧情 金发 姐姐 夜店 尤物 Paco 大奶 足交 洗手间 跳舞 粉nen 湿透 海滩 办公室 娇嫩 拳交 短裙 美貌 小姐 丰满 婚礼 特色 拍摄 受虐 门事件 淋浴 直播 强上 女仆 推荐 活好 医生 打炮 洞洞 狠插 纤细 拜金女 骚女 喷潮 浴场 白富美 上司 S級 明星户外 会所 18岁 麻豆 内入 宝儿 97 粉木耳 白丝 牛仔裤 短发 虐待 bb 歌厅 淫乱 强迫 车震 女友 爆操 酒店 公司 表姐 干醒 泳池 巨乳 绝世 奴隶 主动 萝莉 小媳妇 大公鸡 火辣 老婆 白虎 啪啪 初中 富二代 内内 猛插 迪卡侬 录像 强行 清纯 紧身 卖淫 很紧 裸体 室友 施暴 内裤 肥逼 母狗 肉丝 服务号 大吊 上班

广告友链联系:[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网站明确包含成人内容。 本网站严禁发表任何类型的儿童色情、兽交、强奸暴力,死亡或者其它不合法的内容。 只有您年满18岁或者您在您的居住管辖区内属于成年人,您才能进入到本网站。 如果你不符合这些要求或者所在的地区法律不允许成人内容,那么你就没有权限使用本网站,请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不提供影片录制和储存服务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只適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本站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此本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者 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售,播放或放映,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