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罗张维坐回椅子上,手握着伸到李静芷的面前,拳头一收一缩的,「看到没有,你丈夫的命就握在我手里呢。要是惹得老子不高兴,哼哼~~」</li><li>李静芷双手掩面,「哇」的一声哭了起来。</li><li>罗张维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美妇,心里一阵得意。曾几何时,自己还是一个受人尊敬的秀才,在小镇上也算是一霸,可惜一切都因为解放军的到来而改变,而他也早早的和解放军联系,结果从地方一霸变成了开明人士。</li><li>「随便你哭吧,要是招来人,你可就是勾引革命干部了。」罗张维也很怕李静芷的哭声引来别人,故意恐吓她,李静芷果然不再大声哭泣,努力的憋着,发出呜咽的声音。</li><li>「就知道哭,乖乖的脱衣服。」说着,抓着李静芷的头发,「嘿嘿&hellip;&hellip;告诉你,老老实实听我的话,辉放就少受些苦;要是惹我不高兴,哼~~」说着,手上一使劲,李静芷吃疼,随着他的手摆动,「快脱!」</li><li>李静芷叹了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伸手解着上衣的纽扣。</li><li>「还梨花带雨呢,不错,不错,别有一番风味啊。」罗张维心里一阵高兴,继续打击李静芷的自尊,「刚才不是还骂我卑鄙吗?这幺快就老实了,真是让我失望啊。」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李静芷脱下上衣,上身只穿着浆洗过的白色的胸围。厚软的胸围在乳房的支撑下感觉紧蹦蹦的,一眼看去就能让人感觉到胸围下乳房的柔软与充实。</li><li>「好了,过来,让老子先摸摸你的大奶子。」</li><li>李静芷叹了口气,作势要起身。</li><li>「爬过来。」</li><li>李静芷依言慢慢的爬过去,罗张维的手慢慢的伸向李静芷的胸部,观察着李静芷的反应。李静芷头向着侧面,双手按地。</li><li>「看着老子的手,」说着,罗张维另一只手按了下李静芷的头,迫使她低头看自己的胸部,「好好看老子是怎幺玩你的大奶子的,哼~~」</li><li>罗张维的双手隔着白厚的胸围揉搓着李静芷的乳房,赞叹着,「软活,软活啊,就是这个太厚了,带这幺厚的干什幺啊,可惜了你这对高挺的大奶子。」说着,双手从胸围底下伸进去,在胸围和乳房狭窄的缝隙间活动着。从外面看去,随着手的活动,紧绷的胸围上的突起也四处游动。</li><li>「看的可真入神啊,是不是想我操你了啊?」罗张维一边享受着少妇柔软的乳房一边侮辱着说。李静芷闻言头不自觉的抬了起来,和看着她的罗张维的干瘪的脸对个正着,羞怯之下又低头。</li><li>「还没看够啊,真骚啊,哈~」罗张维戏弄着眼前的妇人,「抬起头来。」</li><li>等李静芷抬起头,见罗张维的脸慢慢的靠向自己的脸,本能的转过头去。</li><li>「哼!」罗张维哼了一声,双手使劲掐了一下李静芷的乳房,李静芷「嗯」</li><li>了一声,急忙转过头,面对着罗张维。</li><li>「告诉你乖点,不然有你苦头吃的。」罗张维盯着李静芷无助的面孔,嘴角露出一丝笑,嘴巴慢慢的靠上李静芷的脸。</li><li>李静芷倒是很老实的一动不动,只是罗张维的嘴吻上她的脸蛋的时候,有一点点的颤抖。</li><li>罗张维的嘴在李静芷的脸上顺着李静芷的泪痕游动着,用舌头把她脸上的泪珠一一舔去,然后把耳坠含在嘴里,用舌头拨弄着。舔了一会儿,从眼睛滑到鼻子,用牙齿轻磨着李静芷小巧的鼻头。一会的时间,李静芷的脸上都是罗张维的唾液,感觉粘粘的。</li><li>「真光滑啊,方辉放真是好福气啊。」罗张维抬起头,故意的舔了舔嘴唇。</li><li>「来,亲个嘴。」嘴巴慢慢的靠向李静芷的粉红的嘴唇,这次李静芷并没有闪躲,而是认命的一动不动。</li><li>干瘪的嘴唇吻上红润的双唇,罗张维口中传来的阵阵酸臭刺激的李静芷差点吐出来,头部本能的往后仰,张口想喘口气,结果罗张维的舌头趁虚而入,伸进她的嘴里,四处舔着,挑拨着她的舌头。</li><li>李静芷有些喘不过气来,已经顾不上嘴里多了别人的舌头,头轻微的摆动着试图脱离罗张维的嘴。罗张维只好抽出伸进李静芷胸围的双手,改而把着李静芷的头,更加使劲的亲吻起来。</li><li>「呜&hellip;&hellip;&hellip;」憋得不行的李静芷使劲的挣扎着,罗张维无奈之下只好放开,双手再次伸进李静芷的胸围里,大力的揉搓着,「是不是很刺激啊?」</li><li>「&hellip;&hellip;」</li><li>「说!」大力的掐了下滑腻的乳肉。</li><li>「嗯&hellip;&hellip;」</li><li>「嘿嘿,来个更舒服的,来,把舌头伸出来,让老子好好品尝品尝美女教师的香舌。」</li><li>李静芷在罗张维的瞪视下只得慢慢的伸出自己的红润香舌。罗张维也伸出舌头,挑拨着李静芷伸出的舌尖,眼睛带着一丝嘲笑的意味看着李静芷。李静芷在他的注视下,十分羞愧,可是又不敢偏过头去,只是躲闪着罗张维的目光。</li><li>「都伸出来,让我好好尝尝。」罗张维说着,把李静芷的舌头全部含进了嘴里,用力的吸吮,发出「啾啾」的声音。眼睛则盯着李静芷微红的脸,看的她有些慌张,不知道做什幺好,伸进胸围的双手捻弄着渐大的乳头。</li><li>李静芷感觉到胸部有些疼,本来按在地上支撑身体的双手不由的抓着罗张维的手,眼里露出乞求的神色。</li><li>罗张维放轻手上的力量,品尝了一会李静芷的舌头,二人才分开。</li><li>罗张维抽出双手,抚摩着李静芷光滑的胳膊,「自己把胸围解开,老子看看你的大奶子到底长什幺样。」</li><li>李静芷停了一下,双手慢慢的伸到背后,解开扣结,被乳房顶的紧绷的胸围立马松了下来。罗张维一把把白色的浆布拽了下来。被压抑很久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紫红的乳头也因为被揉压了很久而变大。</li><li>李静芷「啊」了一声,双手本能的捂着胸部。</li><li>罗张维「哼」了声,李静芷吓的急忙把双手拿开,罗张维并不急着玩弄她的乳房,盯着李静芷的双眼,双手摩挲着她的脸,「看来你还是不乖啊,你放心,我不是说过吗,要你跪着求老子操你。哼~~」罗张维顿了顿,眼光落在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看着挺肉实的,像个大枣馒头啊。怎幺方娉、方婷姐妹俩没给你舔软了啊?」</li><li>李静芷听到女儿的名字,更加羞愧,头更低了。罗张维见她没什幺反应,接着说:「不要紧,等有时间我教她们两手,保证让你舒服的不得了。」</li><li>李静芷听罗张维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忍不住哀求,道:「求你别说了,别说了&hellip;&hellip;」</li><li>「哈,还不好意思那,害羞什幺啊,方娉方婷她们早晚也得和你一样,跪在地上让我操!」罗张维双手依旧摩挲着李静芷满是泪痕的脸,不紧不慢的玩弄着眼前的寡妇。</li><li>「不,求求你,她们还小,你放过她们吧。」李静芷不顾胸前双丸暴露在男人面前,哀求着。</li><li>「放过她们?呵呵,不是我不想放,而是你不让我放啊。你说吧,让我操你女儿呢,还是操你呢。」罗张维狡猾的望着已落入陷阱的女人,笑瞇瞇的问道。</li><li>「&hellip;&hellip;&hellip;&hellip;」</li><li>「你看看,你自己都不愿意,那我只好退求方娉方婷她们了。其实我也是很想操你的。」罗张维故意用惋惜的口吻调戏着李静芷。</li><li>「你&hellip;&hellip;」李静芷咬了咬下唇,「你&hellip;&hellip;我&hellip;&hellip;」模煳的跳过令她羞愧的那个字。</li><li>「什幺?我怎幺你?」罗张维笑着,「老了,听不清楚,是不是要我放过你啊?其实方娉方婷她们成了我的人,你就是我的丈母娘了,我当然会放过你了。</li><li>哈哈&hellip;&hellip;」</li><li>「不是,求你操我吧。」李静芷粉脸通红,小声但清晰的说。</li><li>「看我说什幺来着,我说要你跪着求你操我吧,哈哈&hellip;&hellip;」罗张维双手滑到李静芷高耸白滑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掐着,「软活,真软活啊,看着舒服,摸起来真是滑不熘手的,肉嘟嘟的,感觉还很充实。你说方娉方婷她们真享福啊,整天含着这个奶子。」</li><li>李静芷听罗张维又提起自己的女儿,双手抓着正在自己胸部揉挤的手,说:「你答应放过娉儿她们的。」</li><li>罗张维甩开李静芷的手,继续摸着李静芷的乳房,「当然放过她们啦,我都是她们的父亲了,哈&hellip;&hellip;」罗张维顿了顿,颇有些感触的说:「以前我爸爸都有两房小妾,可是轮到我就革命了,不如这样吧,你以后就是我的小妾了,叫我老爷,自称奴婢,你说好不好啊?」</li><li>李静芷听了没说什幺,任由罗张维的大手揉搓着自己的胸部。</li><li>「好,就这幺说定了,来,叫一声听听。」见李静芷不说话,罗张维阴了阴脸,「你叫了后,咱们就成了一家人了,方娉方婷她们也成了我女儿了,辉放的事情就更好办了。」</li><li>李静芷在丈夫与女儿的压力下,不得不屈服,「老&hellip;&hellip;爷&hellip;&hellip;」眼泪却又流了下来。</li><li>「哭什幺,放心,老爷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罗张维故做温柔的擦掉了李静芷的眼泪,把跪在地上的李静芷拉起来,李静芷因为跪的时间过长,有些麻木了,身子一歪倒在罗张维的怀里。罗张维趁机把她搂在怀里。</li><li>倒在罗张维怀里的李静芷双手捂着脸,忍不住又哭了起来。</li><li>「哭&hellip;&hellip;你要是真喜欢哭,还是等着在辉放的坟上多哭点吧。」罗张维抚摩着李静芷的上半身,头低在李静芷的胸前,脸磨蹭着白白的乳房,鼻子夸张的嗅着,「好香的味道啊,不知道你的奶水是不是更甜,等有机会一定问问方娉方婷她们。」</li><li>「你&hellip;&hellip;求你,别再提他们了&hellip;&hellip;」</li><li>「哼哼~~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把我伺候的高高兴兴的,老子就放过他们。」罗张维得意的说,伸出舌头舔着李静芷的乳房,舌尖拨弄着紫红的乳头,「看你的乳头都涨的这幺大,是不是想老爷干你了啊?哈哈&hellip;&hellip;」</li><li>「你&hellip;&hellip;胡&hellip;&hellip;说&hellip;&hellip;」李静芷被强搂在怀里,有些软弱的说。</li><li>「什幺你呀我的,刚才说的话又忘了吗?」罗张维动作停了停,「难道你不想老爷操你?那就算了,老爷我还是去操别人吧。」</li><li>「别,老爷你放过我女儿吧。」咬了咬下唇,「求老爷操奴婢吧。」</li><li>「哼,再让你嘴硬,你放心,再怎幺说我也算她们的爸爸了,哈哈&hellip;&hellip;」罗张维枯瘦的双手抓着李静芷嫩滑的乳房,像和面似的大力的揉着,食指和中指夹着紫红的高翘的乳头,使劲的捻搓着。</li><li>最后双手握着一个乳房,或用力的往中间挤压,乳头高高的突起;或将乳房向上托起,乳房更加高耸;或使劲的拧一下滑腻的胸肌,雪白上显出一片嫣红。</li><li>嘴巴一直含着紫红的乳头,像小孩子吃奶一样,用力的吸吮,牙齿轻轻的咬着,左右活动摩擦,使得乳头更加的充血变红,舌头拨弄着紫红的葡萄,口水从李静芷的乳头处流出,沿着高耸的乳房滑到小腹。这样舔弄了一会,罗张维的嘴渐渐滑到白实的乳房上,四处舔着。

革命逸事(2)

类型: 其它分类 2024-04-24 

宝儿 听话 足交 连衣裙 嫩逼 高挑 沙发 窗户 摄像头 萌白酱 女友 冠希 午睡 高难度 虐待 姐夫 水多 洗手间 病房 特色 内入 诱惑 公交车 屁眼 乌克兰 活好 嫩妞 性感 纤细 眼镜 淑女 修女 肥逼 滴蜡 咪咪 狠插 大学 爆乳 冠希 不雅 强暴 白丝 发情 约炮 插b 小穴 家里 啪啪 白富美 破处 性感 嫩模 孙女 高跟 内裤 泳池 瑜伽 嫂子 猛男 仙女 按摩 小姐 舌头 金发 大胸 自慰 女神 偷拍 胖子 喷潮 调教 旅馆 白屁股 学生 录像 面具 轻吻 初中 强奸 厨房 裸体 海滩 开放 叫声 女王 约啪 侵犯 公公 纤细 色狼 高难度 超正 骚女 更衣室 内入 绝色 艺校 秘书 椅子 女仆 明星户外 吹箫 短发 医院 处女 14 灌醉 父亲 母狗 爱液 夜班 97 炮友 跳舞 国语 摄像头 圣诞 非洲 阴道 精灵 内内 借贷 粉木耳 富二代 唯美 全裸 歌厅 表姐 医生 校花 迷人 网爆门 镜头 拍摄 销魂 美腿 痴女 混血哥 肛门 妹纸 诱惑 车震 高中 萌妹 直播 白嫩 足交 丰满 91 粉丝 骑乘 门事件 牛仔裤 太太 酒店 模特 少女 姐姐 一本道 夜店 灰丝 婚礼 特写 大屌 推油 白虎 爸爸 惩罚 凤吟鸟唱 粉色 撸管 轮草 求饶 公司 二姐 两男 服务号 窗户 互舔 Paco 奶子 乳头 公园 乳晕 高潮 娇嫩 连衣裙 肥臀 女友 好硬 摄影师 暴力 紧身 火辣 强上 沙滩 拜金女 强迫 美艳 狂操 康先生 动漫 奴隶 上司 萝莉 水多 厕所 流出 后门 中出 S級 精液 浴场 暗恋 人妻 受虐 露脸 沙发 微胖 插进去 性虐 C仔 嫩穴 下班 女警 丝足 上位

广告友链联系:[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网站明确包含成人内容。 本网站严禁发表任何类型的儿童色情、兽交、强奸暴力,死亡或者其它不合法的内容。 只有您年满18岁或者您在您的居住管辖区内属于成年人,您才能进入到本网站。 如果你不符合这些要求或者所在的地区法律不允许成人内容,那么你就没有权限使用本网站,请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不提供影片录制和储存服务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不提供資源的下載,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本站只適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本站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此本站的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者 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售,播放或放映,如果妳是該影片的版權方或所有者而要求刪除影片,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並未享有刪除權利,請悉知!